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他们师侄三人皆是心思通透之人,各怀异心的扯淡闲聊。陈鹤闵师兄弟看得出来,别看小师叔年纪尚小,却是个人精,这次的离奇失踪事件一定不简单,而大师伯定也知道些什么,不肯说。

    当然他们也看得出来,大师伯不说,是为了他们师兄弟好。有句话是这样说的,知道得越少,就越能远离那些是非纷争,少了很多危险。

    “大师兄他有没有生气啊?”唐沁这一路往回走,心中一直都很忐忑,害怕大师兄会因为她善作主张的原因而生气。于昊苍待唐沁如何,唐沁又不是瞎了看不出来,整个北斗宗除了她的师傅白眉真人,就属大师兄最疼她。

    “弟子看不出来。”苏子云如实道。

    于昊苍平常就摆着一张冷漠冰霜的脸,也就在与唐沁相处时,脸上的表情才会丰富些。话说袁山师兄都忍不住感慨,他小的时候大师兄就长那个样子,直到现在也没变,为什么他看到的大师兄却是个超级喜欢凶人的,动不动就将他们这群师弟喷得狗血淋头。就连凶煞蛮狠如二师兄的,在大师兄面前也乖得像只兔子。

    唐沁扶额,问点别的,“话说我离开之后,可否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情?”他们沿着昭阳城空荡荡的大街走着。

    就算修真界与妖修之战平息了,可那些惨死的居民已经回不来了,而那些有幸逃脱的居民,怕也是不想回到此伤心之地了。可惜了这么一座辉煌的城镇。

    苏子云的手指摸了摸下巴,“是有几件比较奇怪的事情。”

    “什么,什么?”坐在剑齿虎背上的唐沁调整了一下坐姿,就连她的坐骑剑齿虎也难得的露出一脸的迷之蠢萌样。

    陈鹤闵莫名的被这一小孩,一老虎戳中萌点,毫无违和感。

    谁说呆子真的很呆,明明就是他们的萌点与笑点不一般而已。

    “那时候你突然失踪了,我跟大师兄在树林中找到一个女孩,话说她那个小女孩跟你长得颇有几分的相似。真是怪了。你小师叔你认识她吗?”苏子云问道。

    唐沁连想都不想,直接摇头。“那个小女孩呢。我想见见,她是不是像你说的,跟我长得很像。”

    “弟子当时也是纳闷,她居然自己偷跑掉了。”苏子云不解,他们又不是吃人的妖怪,为什么她要逃。

    唐沁心知,她一定回去出云谷了。

    “切。”唐沁露出泄气的表情,“然后还有呢。”

    “就是在你失踪的半个月后,妖修突然来和解了。”苏子云道。

    “那他们说了些什么,你有听到吗?”唐沁接着问道。

    苏子云摇头,“师伯太小气了,什么也不说。像这种事情我们这些筑基期的小修士,哪有资格去旁听。不过大嘴巴的文广真人喝酒时,不小心将那天与妖修的谈话内容说出来。”

    在场的三人额头上同时垂下三根经典的黑线,这果然很文广真人,小气又自大。

    “虽然文广真人喝醉酒之后,说话断断续续的,不过众修士经过合力拼凑,也知摸清大概的内容。大致的意思,那个狐妖很嚣张,说话的时候喜欢挑眉,超级看不起人修的。还有,他连下心魔、立誓都不屑做,只愿意跟我们这边做口头上的约定,保证约束自己的属下不随便起冲突,如果两边利益有冲突了,就作废。”苏子云也觉得妖修会留一步也是正常不过。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