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晚上家宴时,木侯爷被宴王请走了,说是有事商量。没了木侯爷家中的几个小辈也就放开了,不再只是食不言、寝不语。吃饭时,木浩辰不停的说着在老家的趣事。

    “娘,你还记得老家的大爷爷家的长孙,木浩宇吗?”木夫人看着说的开心的儿子也没阻拦,淡声道“记得”

    “娘,我给你们说,这位堂兄做了多荒唐的事,浩宇堂兄的妻子的嫡姐不是去了吗,然后她的妻子说是怕外甥女在家受委屈,就把姐姐留下的女儿,接到府中扶养,结果不知怎的竟养到浩宇堂哥的床上去了,还正好被堂嫂看见了,那个闹的。”说着还撇了撇嘴笨颇有幸灾乐祸的味道。

    听木浩辰如此说,木夫人脸色瞬间变了:“胡闹什么,没看到你妹妹和嫂嫂还在这”这种事情还是不能让女儿,媳妇知道,太污秽了。

    听完木夫人的话,扬姝琳和锦华都低着头,老大也沉着脸。

    木浩辰更是如阉了的茄子一样不再说话,一顿晚饭安安稳稳的过去了。

    晚饭之后,木浩辰和锦华一块回去,锦华小声的说:“哥,再给我说说堂哥的事呗。”

    木浩辰弹了一下锦华的额头:“瞎问什么,没听母亲怎么说得吗?”

    锦华调皮的吐吐舌头:“你偷偷告诉我,母亲又不会知道。”

    “你呀!从小就是对什么都好奇,不告诉你,估计你能天天缠着我问。”略带宠溺的语气。“二哥知道就好”锦华有点骄傲的说。

    “其实这件事也不能志愿堂哥,也是堂嫂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木浩辰叹口气说。

    听木浩辰如此说,锦华觉得里面可能有什么内幕,便接着问“堂嫂做了什么吗?”

    “是的,听族里那边说,是大嫂把她外甥女接过来的,那样一个如花似玉的少女,接过来,能是单纯的小住吗?还不是听说知县家的公子想向如意堂妹求亲,堂嫂动了歪念头,就想让她外甥女取而代之。结果,谁知道她外甥女竟对堂哥生了别的感情,就设计了堂哥。”

    锦华听得目瞪口呆,古代的女子还可以这样!

    木浩辰又接着对锦华道:“你听听就算了,可不能学堂嫂办那样的傻事,以后也不要让你的闺密在你丈夫面前转。”锦华听得面色尴尬:“哥,你想哪去了,我怎么会那么傻。”

    “你是不傻,就是没有你的那些个‘闺密’聪明。”

    那是原主好不好,我才不会那么莽撞呢。心里这么想,嘴里却说着:“我知道了哥”

    “不过,哥你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木浩辰尴尬的摸摸鼻子,眼神闪躲:“天晚了,赶紧休息吧,哥也回去休息了。”

    说着就要转身离开,锦华手一伸就拉住了要离开的人:“二哥,你的话还没说完吧!”

    木浩辰伸手想要拉开锦华的手,拉了一下,锦华没松手。木浩辰无奈的说:“哥哥,不是已经把你想知道的告诉你了吗?”木浩辰越是不说,锦华就越想知道。听了木浩辰的话还是没松手。

    木浩辰只得无奈的说:“我和知县家的公子一块乡试,比较聊的来,就交了朋友,这件事他推波助澜了一下,我帮了点小忙。”

    “恐怕不只是小忙吧”锦华斜看着木浩辰说。

    木浩辰没回答,停顿了一会又说:“你可不能把这事告诉母亲,不然母亲肯定会告诉父亲,父亲肯定饶不了我的。”

    “放心吧,我肯定不会告诉母亲的。”锦华说完,松开了手。木浩辰一得到自由就说:“先走了”,头也没回的走了,生怕妹妹再问他一些其他的事。

    看着像逃难似的木浩辰,锦华轻轻的笑了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