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看着有点无措的宴王,锦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看着锦华笑了,宴王的心也放松了,笑了就好。

    锦华用手帕擦擦眼角,然后说:“我没事”

    “嗯”两人相互之间有些无言。

    锦华道:“王爷还有事吗?没事小女就先回去了。”

    宴王看着锦华面色突然变冷。冷言道:“无事了”

    锦华看着迅速变脸的宴王,不知自己做了什么惹这位爷的事,不过母亲给自己留的时间不多,自己确实该走了。只得开口:“那小女子就先高退了”

    说完缓缓的起身,看着宴王还是没有表情的脸,锦华小心的慢转身,锦华刚转身,宴王就快步的走过去,拉住锦华的手。

    锦华回头,看着宴王沉默的脸,表示不解。

    宴王把锦华重新拉回原来的位置,“我已经让人告诉你母亲,你会晚点回去了。”

    锦华愕然的看着宴王,那母亲不就知道我来和宴王相见了吗?

    仿佛是知道锦华心中所想一样,宴王的神情有点松动,不似原先那么冰冷,和声道:“放心,我让人告诉你母亲,和明公主约你一叙。”

    和明公主是宴王的亲姐,据说和宴王的感情很好。和明公主嫁给了护国公世子,育有两儿一女,说是和明公主相约,倒也说的通。

    锦华心里想明白了,也就不急着走了。宴王见此,神情放松,重新到了茶,把锦华拉到桌子边坐着。

    锦华被宴王看的很是害羞,宴王则是内心充满着疑惑。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那么不想看着华儿转身离开呢,为什么看她转头走,心会那么痛,竟然有种再也不能相见的刺痛。

    锦华已经恢复了自己的正常思考,看着宴王,冷静的说:“王爷要小女子留下来,可是有事吩咐,如若是没事,还是让小女子先行离去吧,毕竟婚前相见,是私相授受”让我留下来,你又不说话,这算什么事啊。

    宴王这次比较冷静,锦华说走并没有很大的表情波动,只是面不改色的站起身,去拿了个盒子。

    宴王把盒子递给锦华,锦华迷惑的抬头,心想,这是什么。锦华接过盒子,宴王再次坐。下来,看锦华要打开盒子,就对锦华说:“回去再看吧,这是别人送的小玩意,我觉得你可能会喜欢”

    锦华听了宴王的话,没有打开盒子。

    宴王的脸色变得更加柔和,脸有点微红的说:“留你在这,我只是想和你多待一会。”

    锦华内心的萌点被戳到了,不知不觉就笑了出来,宴王的脸更红了,没好气的说:“有那么好笑吗?”

    锦华忙收了笑,严肃的道:“不好笑”脸憋的都有点红了。

    “想笑就笑,憋着不难受?”

    锦华摆摆手,“不笑了”自己再笑,这闷骚的男人可能真的要生气了。

    “那,喝杯茶吧!”宴王说着,把茶递给了锦华。

    锦华接过茶水,才反应过来,今天都是宴王跟自己斟的茶,脸色瞬间变的微妙了。清抿着茶,低着头小声说:“其实,我也想和王爷多呆一会的。”宴王的心瞬间能开出花来。

    面上的表情看着是比往常温和了,宴王用充满诱惑的声音,诱哄道:“那就多呆一会儿,嗯?”

    锦华干净利索的说:“好,再陪你一会。”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