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二天卯时一刻锦华就起床了,收拾好之后,木夫人边的刘嬷嬷便来请锦华,说是木夫人让锦华到到他那去用早餐。

    说起木府,锦华也是幸福的,家中只有父母,兄长。锦华的祖母早逝,只生了锦华的父亲一个孩子,而祖父也是个爱妻的,妻子死后没有再娶继妻,老侯爷将木侯爷养大看他娶妻生子之后就将侯位传给木侯爷,一个人到庄子上定居去了。

    所以锦华每天并不需要晨昏定省的去给长辈请安,再加上木夫人是锦华的母亲,所以原来订的初一、十五去给木夫人请安的,锦华也是时常睡到辰时才去的。

    今天刘嬷嬷来请锦华,还想着小姐一定还在睡觉,没想到已经梳洗完了,着实惊讶了一番。

    锦华到上房时,木夫人和木侯爷已经坐在餐桌上了,木侯爷看锦华来了,便开口说“来了,下吃饭吧,吃完饭,我们去法源寺上香去。”

    锦华答了声是,便也坐着,开始吃饭了。

    吃完早饭,木侯爷吩咐管家,带好护卫,便带着木夫人,锦华一块上香去了。

    到了法源寺,木侯爷在前院等着,木夫人添了香油钱,去求了签,便有小和尚来请木夫人,说是云海大师请木小姐一叙。

    木夫人心里惊讶了一番,虽说昨晚侯爷说,宴王已经安排好了,但没想到宴王竟然能请动连皇上都敬重三分的云海大师,有云海大师的名号在,女儿的名声必不会受损的。

    木夫人回头看了一下锦华,轻声说道“既然是云海大师有请,锦儿就快去吧,别耽误了大师时间。”

    “嗯,好的,母亲”说完,跟在小和尚后面,往后禅房而去。

    “阿弥陀佛,施主,元海大师的禅房到了,里面我不方便进了,施主自己进去就行了。小僧先告退了”说完行了个佛礼,便转身离去了。

    锦华敲了敲门,便听里面说“门没关,施主可以自行进来”锦华推开门,只见一个上了年龄,颇有仙家气质的僧人正在打坐,听到声响,云海大师瞬间睁开了眼。

    云海大师初看锦华眼神并没有什么波动,等再看时,瞬间睁大了眼睛,强压下内心的波动,云海大师说“阿弥陀佛,施主,既来之则安之,一切随缘,回归原点。”

    锦华心惊了,这大师挺厉害的,他好像看出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了,不过后面的话是什么意思。

    “多谢大师指点,锦华记得了。”

    “施主请在这等一会,你等的人估计还在路上”云海大师说着,便到了一杯茶,云海大师做了个请的手势,锦华坐下来和云海大师一块品茶。

    茶水初入口,锦华差一点吐了出来,而后强忍着苦涩将茶慢慢的咽了下去,看着锦华将茶喝了下去,云海大师露出了满意的神色。

    “施主,苦尽甘来,想来施主是个有造化的人,一切早已注定,施主应顺其自然才是。”

    锦华神色有点怪异的看着云海大师,口中的苦充斥着口腔,实在不知哪来的甜。

    “大师说的是”锦华忍着苦涩开口。

    “施主要等的人估计也快到了,贫僧就先告辞了。”

    云海大师出去后,锦华一个人坐着,口中的苦涩淡淡的散去,一股甘甜渐渐的涌现。不一会敲门声响起,锦华说了声“请进”

    房门一点点的被推开,首先进入锦华眼睛的是那身穿黑色长袍,身材高大挺拔的男性躯体,仿若天生的王者,一身黑衣,更无形中加强了气势,让人无形中感到一股压力。,英俊的五官,没有一丝瑕疵,,棱角分明的线条,锐利深邃目光中不带一丝情感,冰冷无情!

    看着这样的高大男子,锦华的心颤了颤,仿佛前世心脏病犯了一样。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