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宴王看着离自己愈来愈近的锦华,心中有种强烈想要靠近的冲动,自己这是怎么了,明明只见过两次的人,为什么会让自己那么失控。

    锦华上前施礼道:“宴王”宴王回过神来,示意掌柜的退下,然后走到锦华的身边,看着门渐渐的关上了,宴王上前紧紧的拥抱住锦华,锦华挣扎了几下,没挣开,脸红红的被宴王按在胸口。

    听着宴王强有力的心跳,锦华的心也剧烈的跳动着。

    锦华把脸考在宴王的胸口,宴王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满足之感,感觉长久以来内心的空旷都被填满了。

    宴王手扶着锦华的头,温声道:“我可以叫你华儿吗?”

    锦华羞红着脸说:“我父母,哥哥他们都叫我锦儿。”

    宴王低声笑笑:“我和他们是不一样的,就叫你华儿吧,我一个人的华儿。”

    锦华一个现代人,也被宴王撩的不知说什么,只得闷声“嗯”了一声。

    “嗯?是什么意思,我是不是不一样的?”宴王打趣的道。

    锦华用手锤了下宴王,不好意思的道“你不是知道吗?”

    宴王低声笑笑,声音暗哑低沉,“我就想听你说。”

    锦华在内心吐槽,不是说宴王冷漠无情吗?这是什么节奏?

    宴王放开怀抱,牵着锦华的手,走到了窗边,只见映入眼帘的,是街上的人来人往,小贩叫卖,锦华的心神还在宴王身上,并没有被她向往的大街吸引。

    一阵风拂过,吹散了锦华额头的发,宴王用手把锦华的头发给撩了上去,道:“还有一个月我们就要大婚了,你的嫁衣准备好了吗?”锦华小声的回道“没呢。”

    男性充满磁性的声音又再次响起:“那就别准备了,我给你准备,嗯?”

    “不行,母亲不会答应的,母亲肯定让我自己绣嫁衣。”锦华反驳道。

    宴王被拒绝也没生气,而是温和的问:“那你就自己绣,不过得用我给的布料,行吗?”

    “好”锦华答完之后便不知要说什么了,虽然心中喜欢宴王,但只是第二次相见,锦华对宴王还是比较陌生的。

    看着沉默的锦华,宴王道:“锦儿给我讲讲你的事呗,我想听”再是高冷的人,面对自己喜欢的人也是不能幸免的被吸引,想要了解更多关于自己喜欢的人的事。

    锦华和宴王一起坐了下来,宴王为锦华倒了杯茶,锦华喝了口茶,缓缓的开口:“小的时候……二哥总是给我带各种玩的,我也总是跟在二哥后面玩,母亲有时候会说,上我离二哥原点,她说我总是和二哥一起混,都快变成男孩子了,没有一点淑女样。再加上那时候我身体不是很好,母亲怕我出事,也总是限制我和二哥一起玩。”

    锦华将前世的事,个今生的混合着说,说着变有种想哭的节奏。

    宴王看着锦华发红的眼角,温声说道:“以后有我陪你一起,你要是想你二哥,我就陪你回去,宴王府离武阳侯府还是很近的。”宴王以为锦华是因为想到以后结婚很难见到自己的家人,伤心了,所以出声安慰道。

    锦华用手揉了揉眼角,沙哑着声音道:“我没事”

    “嗯”从没劝过人的宴王,这时有点无措。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