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说到那两个字的时候,叶修白没忍住,笑了。

    叶初阳也笑了。

    旁边节目组的人:“……”真是好大一嘴的狗粮。

    他们忽然觉得有点心疼自己。

    咋就这么好,拍摄叶初阳和叶修白这一对真夫妻的事儿落在了他们头上呢?这要是换成冯菡和郭研那一组,大概就不用这么吃狗粮了吧?

    哎。

    可惜可惜。

    叶修白收拾行李收拾的很快,不过二十来分钟就把行李收拾好了,而且里面全是叶初阳平日里喜欢穿的衣服。

    想了想,他又放了一件自己的衬衣进去。

    叶修白的速度极快,全场也只有一个叶初阳看到了。

    在叶初阳带着笑意的视线下,叶修白一本正经的淡声道,“睡衣。”

    叶初阳:“……你确定?”

    男人点头。

    到时候全世界的人都看到他家小崽子穿着他的衬衣睡觉。

    既然是自家男人的要求,叶初阳自是不会再说什么。

    收拾完行李之后,叶修白去了书房,叶初阳还在客厅和几人聊天。

    约莫十一点,叶修白从书房出来了。

    “诶,叶先生这是要做饭?我看到早饭也是叶先生做的。”节目组的人道。

    叶初阳点点头,“早饭一般都是他做,我喜欢睡懒觉,他又不喜欢吃外面的饭菜。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当年我能拿下他,完全是凭借自己一手高超的手艺。”

    节目组:“?????”

    你是认真的?堂堂叶氏集团的掌权者,会因为厨艺而折服?真不是他们想法有问题,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叶修白是不是应该栽在了很多酒店大厨身上。

    看得出几人的懵逼,叶初阳笑了笑。

    考虑到这个节目的兴致,是以叶初阳也不介意透露一点当年他们的事情。

    “我小叔他之前有一点轻微的厌食症,后来我发现我俩就住隔壁屋,然后他偶尔会过来蹭饭吃。”叶初阳说着,回想起当年的场景,心情莫名的就变好了,“我记得我以前很怕他的。我们家的人,我最怕的就是他,可以说在此之前,我们基本上没什么接触。”

    “他在以前的我眼里就是高高在上的叶家三爷,算长辈。至于为什么嫖了所谓的长辈……”叶初阳沉默了一下,面无表情的道,“打破蹭饭友谊的肯定不是我。”

    说着,叶初阳便走进了厨房。

    她走到叶修白的身侧,卷起袖子想帮忙,然而看着小姑娘白嫩的小手,叶修白默默的将菜刀放回了它该在的位置,又将水温调成热的,这才将叶初阳扯到了身前。

    “我先打破的蹭饭友谊。”叶修白淡淡的道。

    显然,他听到了方才客厅内的谈话。

    闻言,叶初阳转头对着摄像机镜头眨了眨眼睛,“听见没?”

    节目组的人都笑了。

    “中午煮什么?想吃糖醋鱼。”叶初阳将手从水里拿出来,男人已经很快的抽过毛巾将她的手包裹了起来,“有糖醋鱼。”

    将叶初阳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擦干净,叶修白微微颔首,“出去休息,这里有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