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听到叶初阳的话,男人的神情有点奇怪。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叶初阳的两个孩子如今最多不过五岁,没想到叶初阳这个当妈的还挺狠得下心的。

    虽然在心中腹诽,但是男人也没当着叶初阳的面说什么。

    毕竟这事儿跟他没什么关系。

    告别了孩子这个话题之后,叶初阳和叶修白便开始收拾行李了。说是一起收拾行李,事实上真正动手的只有一个叶修白而已。

    男人只穿着深色的居家服,和往日里白衬衣西裤的模样着实有些不同,甚至于给人的感觉都不再那么冰冷疏离。

    “以前叶公子有都没有和叶先生一起出去旅游过?”

    叶修白率先嗯了一声,手上的动作不停,足以看得出来这样子收拾行李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节目组的人看得震惊,忍不住纷纷对视了一眼,随后,镜头便再次对准了叶修白。结果这一下才发现叶修白的手指上竟然带着戒指,看到这儿,镜头一转,划过叶初阳的手指。

    也一样。

    这一对的感情是真的好啊。

    真正感情深的人相处,你只需要站在旁边稍稍看上一眼,其实就能够看出来。

    叶初阳息影退圈之后,总是有很多人想要在她的私生活上下文章。他们想要看到一个自己构想出来的画面——

    叶初阳为了爱情放弃了事业,而现在,爱情也没了。

    哪怕之前很多时候媒体透露出来的叶初阳和叶修白的感情是真的好,但是总有一些人觉得叶修白和叶初阳在一起,只不过是为了名正言顺的得到叶家,得到叶氏集团,等到叶氏集团真正的掌控在手中,那么叶初阳便成了一枚可以丢弃的棋子了。

    不过看看现在的情况,完全没有嘛。

    所以,现在的情况只有两个,一个是两人的感情真的好,一个是叶氏集团还没被叶修白彻底的掌控在手中。

    前者是他们现在看到的,后者是脑残的想法。

    节目组的人表示自己的说法没有半点错误。

    于是那男人再次询问了——

    “不如说说两位以前出门旅游的趣事儿?感觉得到是不是叶公子的行李都是叶先生收拾的?”

    听到这话,叶初阳笑着点了点头。

    她无辜的眨眨眼,“没办法,我太懒了。至于旅游的趣事儿,好像也没是什么。我们出国的次数算多,但基本上都是去串门的。去看他的好基友。”

    陡然听到‘好基友’这三个字,叶修白手上的动作停顿了一下。

    他显然没有想到,时间过去了那么久,却依旧能够从叶初阳得嘴里听到‘基友’两个字,这是不是足以证明陆景珩在叶初阳心中的地位了?

    叶修白又好气又好笑。

    “叶先生,你对此有什么说法?我可以给你一分钟时间让你陈述自己的清白。”叶初阳冲着男人挑眉,脸上满是不怀好意。

    叶修白看她,“你太给陆景珩面子了。以后他会在你闺女面前使劲炫耀的。”

    “那你帮我还是帮他?”

    “帮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