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当然,对方如何,也不管叶初阳什么事情。

    在录制的前天晚上,一番温热缠绵之后,小姑娘趴在男人的身上打了个哈欠,眯起眼睛,眼角带着点点水珠。

    她小声的道,“可惜,要是苏冶能参加节目,说不定你还有个说话的人。”

    闻言,叶修白倒是显得十分无所谓。

    男人的上本身靠在床头,一只手揽着叶初阳柔软的身子,往小姑娘的身上盖了被子。

    他低声道,“录个节目而已。”

    叶初阳:“你是不是觉得录节目很简单?我跟你讲,事情没那么简单。说不定到时候你会后悔当初的选择。”

    对此,叶修白表示都是虚的。

    他才不会后悔,他可是要宣誓主权的人。

    想着,男人拍了拍小姑娘的小脑袋,低声道,“早点休息吧,明天不是就要来拍摄了?”

    闻言,叶初阳自是没有拒绝。

    *

    第二天早晨,叶初阳刚从浴室出来换上居家服,门铃声便响了起来。

    她穿过客厅,打开门。

    只见人和机器几乎把门口都给堵死了。

    她哈欠都被憋回去了。

    为首的男人对叶初阳抱歉的笑了笑,“那个我们是不是来的太早了?”

    “没关系,不早。是我起晚了。你们吃过早饭了吗?”叶初阳问道。

    男人连忙点点头。随即,他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的小声的问了一句,“那什么,叶先生不在吗?”

    叶初阳闻言,顿时便笑了。

    她当然知道眼前男人的意思。好歹是一档夫妻类综艺节目,丈夫不在那多尴尬啊。

    她笑着道,“在厨房做早饭呢。”

    听到这么个回答,男人瞬间瞪大了眼睛,似乎对于叶初阳的话感到十分不可思议。事实上不可思议才是对的吧?

    男人在心中这么问自己。

    他们谁都知道叶修白是什么身份,也从其他资料例如财经报纸亦或是某些正经采访中看得出来叶修白的性格。

    这样的男人,大清早起来准备早饭?

    如果不是为了做戏给别人看,那么就是叶修白真的疼爱叶初阳。

    就在叶初阳和男人说话的时候,叶修白端着盘子从厨房出来了。男人一见到叶修白,身体下意识地一紧,仿佛站在面前的人是他上司一样。

    男人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是这样的表现——

    总觉得是不由自主。

    大概是感觉到了男人的紧张,叶初阳好笑的勾了勾嘴角,随即便走到了叶修白的面前,介绍了一下对方,紧接着又道,“你真要参加节目?说好了,以后反悔可就来不及了。”

    闻言,男人也顺势看了过来。

    他一直不相信叶修白会参加这样的综艺节目,是以如今叶初阳的话让他觉得十分有道理,他也想看看叶修白的反应——

    若这位大爷真的不是自己主动参加节目而是被逼无奈,他觉得自己或许要好好想一下怎么拍摄比较好。

    要是一个不注意触及到了这位大爷的霉头,他觉得自己怕是没多少时间可以活了。

    思及此,他乖巧的等着回答。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