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七长老很快便将叶初阳带走了。

    林溪等人留在原地,无言的对视了一眼,紧接着林溪和云昕两人便有些丧气的低下了脑袋。见状,姬兰虽然很想说点什么安慰一下两人,但是话到了嘴边却又仿佛失了声,什么也没能说出来。

    最终,她只是伸出手拍了拍两人的肩膀。

    *

    叶初阳随着七长老来到了一个屋子,就像是七长老那边的客厅一样。而葛中通便一身黑色的长袍坐在其中一个椅子里,在注意到有人过来之后,他动作有些缓慢的抬起了头。

    叶初阳在注意到葛中通的眼睛的时候,便失了声,陷入了震惊之中。

    葛中通看上去十分憔悴,下巴处的胡子长得很长,脸颊凹陷进去,肤色蜡黄。而最显眼的是那一双眼睛——

    那双眼睛里没有了光彩,只有一片如同深渊的浑浊。

    这——

    叶初阳的心中忽然升起了一种可怕的想法,她错愕的转头看向七长老。只见此刻七长老的表情也不是很好看,原先在林溪等人面前装出来得轻松已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注意到叶初阳的眼神,他有些头疼的掐了掐眉心,苍老的嗓音带着沙哑,“就是你想的那样。”

    猜到是一回事,真正听到一个令人不敢置信的答案又是另外一回事。

    叶初阳完全没法想象,葛老好端端的怎么会傻了?

    葛中通在不知所踪的那段日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张了张嘴,最终只是吐出了一句:“怎么会这样?”

    “不知道。”七长老显然也有些挫败,他抬起眸子看着不说话一直沉默、偶尔还会露出一抹傻笑的葛中通,叹了一口气,“事实上这还是于中华前辈在玄门的山下捡到的他。当于中华前辈见到他的时候,他便已经是这个样子了。”

    “有人害了葛老。”叶初阳缓缓的说出了这么几个字。

    “我也是这么想的,而且现在已经得到了确切的答案。”七长老继续道,随即便在叶初阳疑惑的眼神下解释了,“我刚才跟林溪那两个孩子说,中通他只是记忆出了些问题。事实上也的确如此,中通他记不得这一个月来发生的事情了。”

    什么?

    叶初阳眼中的情绪愈发的阴沉,她歪了歪头,盯着葛中通看。葛中通注意到她的视线之后,便与她直直的对视。对方傻呆呆的就这么眼睛也不眨的看着叶初阳,最后露出了一个憨笑。

    叶初阳一时之间撇过头,不再去看。

    稳定了一下情绪之后,她才缓缓的道,“看来这一个月内应该发生了什么事情。或者说葛老调查到了什么真相,引得背后之人忌惮,才会变成这样。”

    “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现在我最担心的一件事情是,”说到这里,七长老故意停顿了一下,他眸色深沉带着几分紧张的看向叶初阳,那双眼睛里闪烁着令叶初阳心惊的光,“葛老是知道你身份的。假设他之前的一个月被人困住了。你知道会发生什么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