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待到所有人都离开,叶初阳才张了张嘴:“我真的睡了这么久?”

    叶修白双臂紧紧的揽着她,他低低的应了一声。

    叶初阳面上表情一囧,似乎完全没有预料到明明她在梦里也没过多长的时间,倒是怎么一醒来便是两天之后了呢?

    她想了想,最终只是道,“我只是做了一个梦,一个、大概和你有关系的梦。”

    事实上叶初阳一开始也有些纠结,她到底要不要将自己做的这个梦告诉叶修白。但是她完全找不到隐瞒的理由。

    尽管在叶初阳看来,她家小叔对于自己的真实身份可能不太感兴趣,至少在以前的三十年里他也没有去关注这种事情。但是——

    谁会喜欢糊里糊涂的、连自己原先的名字都不知道的活着?

    至少叶初阳是绝对不会的。

    她张了张嘴又继续道,“小叔,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是不是知道自己的身份了?”

    叶修白被自家小媳妇儿的这句话问的愣了一下,他低头,正好对上叶初阳那双带着些他看不懂话色彩的眼睛。叶修白沉吟了一下,最终还是点点头,“知道一点点,原本想弄清楚再告诉你的。而且……”

    从某种方面来说,他和叶初阳其实是站在对立面的。

    尽管叶修白一直觉得只要两个人相爱,便什么事情也不会有。但是当有些事情真的发生在他和叶初阳的身上时,他才会发现——

    他远比自己想象的要懦弱很多。

    这不该是他,但又是最真实的他。

    叶修白的手附在叶初阳的眼睛上,他低声道,“你离开之后,于中华前辈把我的身份告诉我了。他说我原名景初,是血刃教圣女之子。”

    事实上,叶修白都不敢确认于中华前辈说得到底是不是真的。

    男人冰凉的手落在她的眼睛上,令叶初阳有些不自在的眨眨眼睛,她伸手将叶修白的手拉下,然后凑到了他的面前。

    叶初阳戳戳他的脸颊,笑得有些无奈,“你在担心什么?”

    “你觉得呢?”叶修白没有直接回答,只是反问。

    四个字让叶初阳脸上无奈的表情愈发的重了几分,她往男人的怀里钻去,似是感慨又似是叹息,“你没把于中华前辈告诉你的告诉我,甚至这段日子你还在躲着我。小叔,你表现得真的很明显。”

    到底是两个在一起生活了很久的人,叶初阳能够轻而易举的感觉到叶修白的变化。

    她摸摸下巴,伸手附在自己的肚子上,“如果不是知道你对我的感情还有对孩子的疼爱,我甚至都以为你出轨了。小叔,这一点都不像你。”

    “你说得对。”

    叶修白不能否认,叶初阳一句话就说到了他的心坎上。

    他的小九,比他想象中的更加敏感和优秀。他凑上去吻了吻她的眉心,不知道是想转移话题,还是单纯的好奇,“你刚刚说做了一个和我有关的梦,是什么?”

    叶初阳眨眨眼睛,望进对方的眸子,笑着摆摆手,没有丝毫隐瞒的将所有见到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