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曾经,她以为裴元皓对冷佳琪,只是利用,没有真心。

    但是现在看到他这副样子,苏曼突然觉得,裴元皓大概,对冷佳琪也是有真心在的吧。

    呵!

    苏曼嘴角扯出一抹苦笑。

    笑意还未消失,耳畔突然传来冷佳琪的哭声。

    “呜呜呜,元皓,她推我,她想要我死!呜呜呜。元皓,我刚才真的好怕好怕再也见不到你了。”

    裴元皓把冷佳琪抱进怀里,低头吻她的额头安抚她:“没事,琪琪,我在。有我保护你,谁都不会伤害到你!”

    “元皓,刚才吓死我了,水底下好黑,我什么都看不到,也喘不上气,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苏曼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约她来这里只是让她不要再纠缠你,破坏咱俩的关系了,可没想到她竟然会对我起了杀心!”

    冷佳琪的言语一个劲地往苏曼身上引。

    裴元皓本来就心有偏向,一听见冷佳琪这话,当即起身,朝着苏曼走了过来。

    裴元皓的语气凶得可怕,几乎是喊出来的:“苏曼,我没想到你是这么恶毒的一个人!你有什么不满,冲我来!你欺负琪琪做什么?!是我看不上你!是我跟你说的分手!是我在恋爱期间出轨!你他妈有事冲我来!”

    冷佳琪就站在裴元皓身后,脸上满是阴谋得逞后的得意笑容。

    苏曼突然笑了起来。

    原来在这儿等着她呢。

    “冷佳琪,你是有多怕我抢走裴元皓啊?想出这么恶毒的办法,废了不小劲吧?可真是难为你了。”苏曼讥讽道。

    冷佳琪可怜兮兮的缩在裴元皓身后,一个劲的摇头:“没有,我听不懂你说什么,苏曼,你已经把我推下水了,还想把我怎么样?”

    说了没两句话,冷佳琪又呜呜呜地哭了起来。

    她脸上沾满了水,却不知道到底是泪水,还是湖水了。

    裴元皓根本不相信苏曼的话,脸色阴沉的看着她:“苏曼,你这种恶毒的女人,真是令我恶心!别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

    苏曼丝毫不怯场,瞪了回去:“你这种愚蠢又虚伪的男人,真是令我作呕!”

    她话音刚落,裴元皓突然伸手扯住了她的头发。

    成年男子的力量巨大,苏曼根本抵抗不了,硬生生被他扯着头发拖了一截路。

    他这是想干嘛?

    不等她开口,就听见裴元皓恶魔似的声音从头顶传来:“琪琪受过的苦,我要你十倍百倍地还回来!”

    话音刚落,苏曼就闻到淡淡的水腥味。

    裴元皓不会是……

    不给她多想的时间,裴元皓已经扯着她的头发,把她的头狠狠摁进了水里面。

    苏曼挣扎扑腾,可根本挣不脱裴元皓的禁锢。

    胸腔的呼吸越来越少,窒息的感觉快要把她淹没。

    就在苏曼以为自己就要这样被裴元皓弄死的时候。

    头顶的禁锢突然松了!

    苏曼急忙浮出水面,大口大口的呼吸。

    这时,身旁传来了同样扑腾水面的声音!

    苏曼一转头,就看见一条被军裤包裹的笔直大腿,顺着腿往下移,就看见一只军靴踩在裴元皓的头上,狠狠把他的头踩进了水里!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