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叶初阳总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但事实上她什么也做不了。

    她只能对眼前的一切沉默以对。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白发女人动了动自己有些僵硬的身子,嗓音沙哑的问道,“圣女给孩子取名了吗?”

    掩面一直哭泣的女人抽噎着点头,“景初。”

    两个字熟悉的字落入叶初阳的耳中,彻底得让她震惊。她几乎控制不住的往后退了一步,一双眼睛紧紧的锁住了那个身上依旧占满血迹的孩子。

    是……巧合吗?

    这个名字和叶修白来到玄门之后的化名一样。

    叶初阳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尽管不太愿意相信,但是她的心中却已经有了完美的答案。

    她知道这一切绝对不是巧合——

    景初。

    还有那一双暗红色的眼睛,已经完全的和叶修白画上了等号。

    那么,这个孩子是叶修白?

    叶初阳沉默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看到两个女人对视了一眼,随即白发女人问道,“项老到了吗?”

    那娇小的女人连忙点点头。

    见状,白发女人没有再犹豫,立刻拿起旁边干净的毛巾将孩子擦干净,又拿了棉布将他裹住,离开了阁楼。

    见到这一幕的叶初阳想也没想,立刻便跟了上去。

    她隐约感觉到方才白发女人说的‘项老’会是自己的熟人。

    果然,随着白发女人走了一段极其绕的路之后。他们停在了一个小小的木屋边上,白发女人抱紧怀中的孩子,敲响了门。

    敲门声响了三声便停下了。

    叶初阳听到里面传出了一阵很轻很轻的脚步声,紧接着,门吱呀一声被打开——

    叶初阳盯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面孔,神情错杂。

    这位项老,竟然真的是项凌风。

    老者看上去五六十的样子,头发花白,然而却给人异常精神的感觉,那一双漆黑的眼睛仿佛充满了智慧之光。

    和叶初阳印象中的项凌风没有半点区别。

    她想着,白发女人已经急急忙忙的开口了,“项老,圣女生下孩子之后便撑不住去了,我听从圣女生前的意思,将他彻底送走。但我不能离开这里,只能寻求你的帮助。”

    项凌风看了她一眼,眼神中充满了无奈。

    但最终,他还是小心翼翼的接过了孩子,看着孩子稚嫩的面容,低声询问道,“这个孩子叫什么名字?”

    “景初。但是项老,我想这个孩子对于自己的真实身份不用了解。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我们只希望他能够顺利的长大,希望血刃教的糟心事情永远都不会牵扯到他身上。拜托您了。”

    “我知道了。”项凌风点点头,对着白发女人道了一声之后,便立刻带着孩子消失在了木屋前。

    白发女人见状,深深的喘了一口气。然而一口气还没彻底落下,她的脖子处便出现了一只手。她被死死的禁锢住,眼睛充满不可置信的抬起,看到了一张脸。

    那一刻,所有的不可置信变成了绝望。

    叶初阳也看到了那张脸——

    六长老。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