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个地方真的能住人吗?”

    闻言,众人面面相觑相视无言——

    这真是一个严肃又尴尬的问题。

    但是,确实也十分的实在。

    几个玄门弟子的眼神齐刷刷的落在七长老的身上,如果七长老没看错的话,或许这些个孩子是对他将叶初阳安排在这个地方而感到不满?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几个孩子好像还真的挺有良心的。于是他笑了笑,道,“不必紧张,她可你们想象的这么脆弱。何况她的居住环境还是相当不错的。”

    说着话的时候,七长老已经带着众人来到了叶初阳的牢笼前。

    果然,当他们看到叶初阳懒洋洋的靠在墙壁前,身上还盖着看上去十分暖和的被子时,一个个的表情都显得十分精彩。

    玄门弟子们纷纷转过头,为刚才自己的无知发言而感到无地自容。

    与之相反的是梁彤,她盯着叶初阳,恰好叶初阳的眼睛在这个时候一转,直直的与她对上。她清楚的看到梁彤的那双眼睛中满是阴冷和狠意。

    叶初阳先是愣了一下。

    尽管她一直都知道梁彤对她不怀好意,但是梁彤的确也没有表现得这么明显过。那种眼神,仿佛要把她吃了一样。

    看上去,格外的渗人。

    她眯了眯眼睛,嘴角忽然扯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梁彤你是有什么话想说么?”

    “当然。”梁彤也冲她笑了笑,见着叶初阳愈发懒散的模样,更是不爽快起来,“本来是来受惩罚的,但是你这倒是像在度假。”

    这咄咄逼人的样子也不像是平时的梁彤。

    叶初阳也不知道梁彤为什么在短短的几天时间内可以变化这么多,不过她完全不介意和梁彤打打嘴炮,全然将此当做是闲暇生活的调味剂。她脸上笑容不变,嗓音却淡淡的道,“首先你要搞清楚一点,我又不是真正的凶手,我不过只是一个替罪羊而已。所以我为什么要为难自己?当然,七长老也不会为难我。”

    “好了,”七长老适时打算了叶初阳和梁彤的交谈。他深深的知晓着自家叶初丫头的性子,说不定等会儿还能动起手来。作为一个孕妇,这个时候还是保持稳定的情绪比较好,“现在由我来给你们解释一下现在的情况。”

    说是解释情况,事实上七长老只是将他们的计划讲了一遍而已——

    利用叶初阳来吊出真正的杀人凶手。

    “长老,我有个问题。”

    “你说。”七长老抬起眸子看他。

    “我想问,如果那个凶手迟迟不出现呢?”

    “那也许就能证明我是凶手了呗。”叶初阳已经从床上下来了,她靠在栏杆上,神情慵懒淡然的注视着说话的年轻男人,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眼中的笑意愈发的深邃了几分,“凶手不会只杀三个人就结束的。所以如果当我在地牢里你们却还发现了死者的话,那就能证明我的情况。反过来也一样。”

    玄门弟子眨眨眼,皆有些意外的看向叶初阳——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