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听到这么一句话之后,二长老将原名心里存在着的那些奇奇怪怪的情绪全部都扔得干干净净,拉着七长老走了。

    见状,叶初阳笑出了声。

    她懒洋洋的拽偶被子盖在腿上,整个人歇歇的靠在墙壁上,对面墙壁上有一个不大的窗口,些许微弱的阳光通过窗口落在叶初阳的身上,她下意识的打了个哈欠。

    但是叶初阳没打算睡觉。

    她现在是孕妇,不能整天除了吃就是睡,这会影响到她肚子里的宝宝。叶初阳完全不敢想象若是她和叶修白以后得孩子除了吃就会睡之外什么也不会。这该怎么办。

    这样肯定是不行的。

    于是叶初阳从自己的屁股底下掏出了一本关于占星术的入门书籍,这是学习占星术的玄门弟子们在一开始的必备书籍。

    大概作用就跟小学一年级语文课本差不多。

    但是比一年级课本难多了。

    叶初阳语调懒散悠闲的念着那些生涩难懂的词语甚至是单词,一个小时的时间转瞬即逝。

    她终于放下书,而也是在这个时候,她肚子里的孩子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突然动了动。

    叶初阳:“……”

    好像有点不对。

    她以前特地在二长老那边找过很多关于孕妇的书籍,上面写的是胎儿一般是十六周才有的胎动。但是她肚子里的这个——

    叶初阳猛地低头,目光落在自己的肚子上,尽管被衣服遮着,她什么也不能瞧见。

    甚至连肚子凸起的弧度都看不到。

    那么问题来了——

    她肚子里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初阳还在思考,肚子里的小家伙却像是十分不满意似的,使劲的踹叶初阳的肚子,无奈且惊疑不定的叶初阳终于再次拿起了占星术书籍念了起来。

    终于,肚子里的小家伙消停了。

    不容易啊。

    叶初阳默默的在心里想着。

    她只能继续念着,知道一刻钟之后,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将书缓缓的放在床上,一只手也安抚般的放在了她的肚子上。这一次肚子里的孩子很乖巧。

    片刻,一道瘦长的人影出现在了叶初阳的面前,那人穿着一身纯黑的袍子,叶初阳特地看了好几遍,并未在他的袍子上看到半点关于血刃教的印记。

    也许来人不是血刃教的教徒。

    她想着,目光沉沉的盯着眼前的人。在她的注视下,对方缓缓的揭下了硕大的黑色兜帽,六长老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出现在叶初阳的面前。

    叶初阳先是愣了一下,她显然对此有点意外。

    六长老已经很久没在她面前晃悠过了,事实上是,六长老本来就很少出现。那么她不过进来地牢一个多小时,六长老就过来了,是因为什么?

    叶初阳想着,微笑着打了个招呼。

    六长老看着叶初阳脸上的笑容。不由得嗤笑了一声。“看来你比我想象中的坚强。”

    “因为凶手不是我,所以我无所畏惧。”叶初阳摆手,“倒是六长老,您过来是为了什么?”

    “救你出去。”他扔下四个让叶初阳瞬间懵逼的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