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所以说只要叶初阳想,她就能逃出地牢,这和地牢有没有锁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当然,以前的地牢肯定不是这样的。

    现在么——

    都用不着地牢了,若还在地牢上花费以前的功夫岂不是很搞笑?

    叶初阳直接出现在七长老的小楼内,结果一抬头便被眼前乌压压的人群给吓到了。叶初阳略显懵逼的眼神在众人的身上划过,发现这里至少聚集了有二十来个人,其中包括玄门的弟子和普通人。

    所有人在注意到叶初阳的出现之后,几乎都是双眸晶亮的盯着她看。

    仿佛——

    是专门在等她的。

    思及此,叶初阳不由得挑眉,然后将手中拖着的东西一把扔在了众人的面前。所有人默默的盯着地上被黑袍几乎裹成了粽子的不明物体,然后他们听到叶初阳问,“七长老呢?”

    听到这话,众人十分乖巧的纷纷往两侧退去,露出了一个通道。

    七长老坐在椅子上,看到叶初阳站在自己的面前松了一口气。他掐了掐有些酸疼的眉心,颇有几分无奈,“看来你预料到的事情确实都已经发生了。”

    闻言,叶初阳只是无奈的摆摆手,“所以说,有时候运气也很重要。不过我想知道这里怎么聚集了这么多人。大晚上的不睡觉干嘛呢?”

    说实话刚刚进来的时候,叶初阳是真的被吓到了。

    换做谁也一样,一抬眼便看到一坨人盯着你看,不吓到才奇怪。

    七长老听到这个问题,冲着她笑了一声,“这不是用最直白的方式让他们所有人都知道,杀人凶手不是你吗?”

    哦?

    叶初阳刚刚一挑眉,便注意到周围的吃瓜群众纷纷点了点头,然后人群中走出来一个小姑娘。看着面熟,是那天晚上叶初阳和姬兰两人在外面晃悠的时候碰到的。

    那小姑娘对着叶初阳笑了笑,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我把那天晚上你告诉我们的事情都告诉大家了。而且七长老把我们叫过来的时候,我们也发现梁彤不见了。”

    反正,意思就是他们现在已经知道真正的凶手不是叶初阳,而是梁彤了。

    说话的时候,大部分人的视线都落在了地上的那一团身上。

    因为包裹得太严实,所以他们也不能确定里面的人到底是不是梁彤,不过诚如七长老所说,这个就是凶手没错了。

    *

    弟子们很快便消失在了小楼内,叶初阳这才找了个椅子坐下,她叹了一口气,对上七长老的眼神,道,“好久没用过玄门秘术了,感觉像是生了个孩子。”

    七长老:“……”这是什么瞎几把的比喻?!

    不过——

    看叶初阳这个虚弱的样子,七长老还是拧了拧眉,“我让林溪送你到你二爷爷那里看看。”

    “不用这么麻烦,我自己去就成。那么七爷爷,这梁彤就暂时放你这里了。明天我再过来。”

    七长老连忙点点头,拎着梁彤去了另外的地方。

    见状,叶初阳这才前往二长老的小楼。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