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七长老看了她一眼,眼神没有太多的情绪转变,他选择在这个时候和眼前之人实话实说。

    “事实上我们已经找到了关于凶手杀人的很多线索。并且就在被你们看到白九杀人前,我们还有过这样的猜想——也许凶手会选择栽赃嫁祸。很不幸,这次的事情我们更偏重于是凶手的栽赃嫁祸。”

    七长老到底是玄门的长老,这些年身居高位,解释某些问题时候的姿态和神情显得异常平和,甚至很有说服力。

    但是不管是什么人的说服力也只是针对某些真的着重事情真相的人而已。

    至于有的心中有数、或者说是心中已经偏执的认定了什么的人来说,并没有半点卵用。

    而梁彤恰好就是这个分类里的。

    她在听到七长老的话之后竟是直接冷笑了一声,那张平凡的小脸上满是嘲讽的意味,看得一旁的玄门弟子有些意外和震惊——

    他们也算是认识梁彤了,但是却没想到对方竟然也会有这种时刻。

    看上去十分的刻薄。

    以及不近人情。

    而就在众人这么想的时候,梁彤已然开口了,“七长老,我们都知道你对于白九的喜爱。说实话,在这么多外来人中,您似乎一直都偏爱白九一人。所以,我们压根不能相信刚才的话。恕我直言,那也许只是您为白九的开脱之言。”

    “梁彤,请你说话的时候注意一点。”玄门的弟子们脸色顿时变了变。

    他们无法接受有人当着他们的面这么说七长老。也只有他们玄门的人才会知道七长老对他们是多么的好,七长老也是真心的疼爱他们。而梁彤却以为七长老是她说的那种人?

    这种可能性或许存在。但绝对不会是在现在这个时候——

    因为,如果不解决掉那个杀人凶手的话,玄门可就彻底的完蛋了。

    “既然你现在站在这里,那么首先你要做到的就是相信七长老。我相信七长老会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

    玄门弟子侃侃而谈,七长老面露满意之色。

    如果不是出了这种事情,七长老都不知道他们交出来的孩子们都可以独当一面了。

    “梁小姐,我们边走边说,我相信你会赞同我的想法的。”七长老对着梁彤做了一个‘这边请’的姿势,将一群人带进了地牢。

    原先他们以为地牢外面看起来已经最够萧瑟了,那么刻在墙壁上的痕迹如今还清楚的印在他们的脑海中。但是当他们走进地牢内部的时候,才发现这里才是真正的地狱。

    一眼望去有很多铁栅栏铸成的牢房,牢房大概很久不用了,所以处处都布着蜘蛛网,当他们擦肩而过几个牢房的时候,甚至都发现了已经深深的印在铁栅栏上无法被抹去的深色血迹。

    几个玄门弟子对视一眼,脸上的表情有些难看。

    他们虽然是玄门中人,但是他们却从未踏足过这块禁地。这里不适合他们,所以他们不会来。

    今日一见,他们忽然觉得自己以前活的太幸福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