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被劈成了两半的白色蛊虫落在漆黑的地面上,靠着的残留着的一点神经痉挛疯狂的扭动着身子,少许血液流淌在外侧,几秒钟之后慢慢的没了声息。

    叶初阳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地上的东西,忽然问道,“你和血刃教什么关系?”

    梁彤似乎被叶初阳刚才的出手惊了一下,长久以来叶初阳表现出的一切都显得让人震惊,尤其是现在。梁彤觉得自己今天出现在这里是真的打从心底小看叶初阳了。

    这个女人不仅是叶初的弟子,是玄门未来的继承人,也是一个有实力的家伙,至少这一点从她刚才的手段中可以看得出来。

    她有些心疼的看了一眼落在地面上已经彻底死透了的蛊虫。

    “我和血刃教没关系。诚如你所说,我的主人是六长老。”梁彤撇开眼睛,叶初阳的眼前忽然多了一道银色的亮光,紧接着她便又看到梁彤的手动了一下。

    太过明显的动作让叶初阳嗤笑一声,立刻便后退一步,白皙柔软的手在面前一挥,梁彤的面前顿时只有一片灰蒙蒙的雾霭。

    梁彤似乎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到了,她愣了一下,手中的刀却一直往前刺去。她想也许她知道自己进入了幻境——

    血刃教有的秘术,玄门不会落后的。

    之前她让叶初阳和景初进入了幻境,现在叶初阳也这么对她。这并没有让人觉得多奇怪。但是梁彤的心里却始终都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白九不过只是叶初一个流落在外的弟子,为什么竟然还知晓玄门的秘术?而且看对方的样子,很显然叶初阳对于秘术很熟练。

    要知道即便是像姬兰这样的长老直系弟子,也没有学习秘术的资格。他们来玄门学习的从头到尾都是简单的玄学知识。

    白九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

    这似乎会是一个令人心惊胆战的答案。

    梁彤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她双眸紧紧的盯着前方,她暂时还不知道该如何从这里出去。正想着,梁彤的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只血淋淋的大手,那只手上带着一朵血莲的标记,朝着她的脸印上去。

    梁彤心下一惊,猛地往后退去。

    但是很奇怪,她的身子就像是撞到了墙壁一样,脊背撞上了什么东西又猛地弹回来,然后一抬眼便是一只大手。

    梁彤还想要继续后退,但是她的身体仿佛被什么东西控制住了,再也后退不了一步,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一只大手忽的挥在她的脸上。

    大手挥下带来的冷风扬起了她的头发,吹得她身上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下一秒,她一声闷哼,脑袋中一阵眩晕,便闭上了眼睛。

    灰色的雾霭缓缓消散,叶初阳懒洋洋的坐在床上、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个苹果在啃,她看着额头上尽是伤口和血痕的女人如同死了一般躺在冰冷的地面上,只是懒洋洋的掀了掀眼皮,然后弯腰揪着对方的袍子一脚跨出,彻底的从地牢内消失。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