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为了防止被人发现,叶修白在第二天早上便离开了地牢。当然,离开之前还特地将叶初阳今日份早饭给带了过来。

    对于叶初阳这个孕妇而言,早饭自然是必不可少的。

    叶修白离开之后没多久,大约在上午十点,七长老等人终于带着玄门弟子和普通弟子来到地牢。事实上玄门的这个地牢看上去真的不怎么样,站在外面看的时候——

    地牢位于树林之中,即便是在白天,一阵风吹过将树叶吹得飒飒响,同时地牢前的石狮子的眼睛似乎微微闪烁着难以发现的光。

    这样的发现让此刻跟随在七长老身后的几个年轻人都不由得抖动了一下身子。

    其中一个玄门弟子站在一侧,小声得道,“看到这地牢,我忽然都有点心疼白九了。如果人真的是她杀的,那么她也应该遭受这样的惩罚。但如果不是的话,她一个小姑娘真的好惨啊。”

    闻言,其他几个玄门弟子目光幽幽的看了一眼身侧的普通人,然后纷纷点点头。

    和玄门弟子完全不同的是以梁彤为首的几个外来人员。

    哪怕是见识到了地牢的阴森,听到了方才的话,他们也没觉得白九有多么的可怜。如果白九可怜的话,那么那几个无辜死掉的女生就不可怜吗?

    梁彤微微低头,声音虽然有些低,但是却带着一股子莫名的让人无法质疑的气势,“你们说过会给我们一个合理的交代的。”

    一句话落下,其他几个围着她的人纷纷点头。

    七长老转头看他们,他的目光在几个年轻人身上划过,最终却只能叹了一口气。他能理解这些个孩子的心情,毕竟现在是生死关头,而他们又没有任何庇护,此刻也只能自己为自己谋求点什么。

    所以七长老不会责怪他们。

    只是,他也希望这些个孩子能睁大眼睛看清楚事实真相,而不是一味得疯狂追求所谓的杀人凶手。

    这对于所有人来说都不是件好事儿。

    “我想还是先告诉你们一些事情比较好。”七长老站在地牢的大门口看着一群小辈,注意到几人在听到他的话之后忽然变得无比正经的表情,原本有些沉郁的心情瞬间好了许多,“你们先不用紧张。我只是想告诉你们事实上杀人凶手还不能确定是不是白九。”

    当时林溪等人在告诉众人消息的时候,可没说的这么仔细,是以众人纷纷将盛满疑惑的眼神全部都放在了七长老的身上。

    梁彤为首的几个年轻人显然感觉十分不快。他们完全不能理解,不是早就确定凶手是白九了吗?可是为什么现在七长老还要说这样的话?

    思及此,梁彤立刻便开口了,“可是七长老,不是有人亲眼见证了白九杀人的全过程吗?为什么你们还说凶手不是她?你们是不是想要包庇她?”

    今日的梁彤和往常显然有些不太一样——

    以前那个唯唯诺诺的小姑娘现在却心像是个领头人一样,变得让人摸不透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