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叶初阳显得有点无奈,“变形蛊在你身上留下了印记。”

    她很奇怪为什么梁彤就是不相信她说的话,以至于她现在只能重新解释一遍,“事实上我一开始也没发现,但是我在书上看到,使用过变形蛊的人,第二天的脸是肿的。你难道自己都没有发现吗?”

    变形蛊改变的是一个人的长相,脸型自然也会跟着变,但是又怎么可能第二天就恢复完好呢?

    “当然这不是关键。这只是一个很小很小的点而已。”叶初阳继续道,“梁彤,如果你想要借这个机会摘去自己头上的嫌疑嫁祸给别人,也许我还不能确定那个隐藏在暗处的凶手就是你。但你这么着急就想来杀我。”

    “因为我真的很讨厌你。”梁彤盯着即便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依旧十分淡定甚至看上毫无压力的年轻女人,一时之间心中被隐藏得很好的怨恨如同突然窜起的火苗,忽然燃烧了整片森林。“白九,你为什么可以这么高傲?你凭什么这么清高?!”

    这真是梁彤无法想象到的一点。

    叶初阳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可以这么清高的?有时候梁彤甚至觉得,即便是对她动手动脚偶尔还把她当做下人使唤的常思勤都比叶初阳顺眼很多。

    “我很清高吗?”叶初阳叹了一口气,“我只是单纯的不想理会你们,不想理会很多事情。毕竟我可是你们所说的叶初的弟子,难道我不应该离你们所有人都远一些吗?”

    叶初阳似是无意说出来的一句话彻底让梁彤陷入了沉默之中。

    梁彤此刻的表情可以说是相当的精彩。

    毕竟,叶初阳敢肯定,六长老肯定也让梁彤探寻过‘叶初的弟子’这个人的存在。之前梁彤也因为这个话题跟她说起过不少次,但是最后都被叶初阳打太极打回去了。

    梁彤从来没将她一直在寻找的人和叶初阳画上等号。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可是现在叶初阳却突然告诉她,她就是叶初的弟子?

    开什么玩笑!

    梁彤惊疑不定的目光在叶初阳的身上来回了好多次,她始终都不能压下心头窜起的惊慌疑惑和恐惧。

    她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感受到惊慌和恐惧两种情绪,不应该的。

    不知道隔了多久,她才缓和了情绪,然后目光阴冷的盯着叶初阳那张脸,嘴角倏地勾起一个细微的弧度,“你竟然还敢告诉我这个消息,正好,今天杀了你我就可以领两份赏了。一切都即将结束不是吗?”

    “结束吗?没那么快的。”叶初阳似是低叹了一口气,“不过也许你的命可以结束在这里也说不定。”

    梁彤听到这话只是冷笑,随即身子一闪,立刻便凑近了叶初阳。

    叶初阳清楚的感到她的手一挥,紧接着一个白白胖胖的东西便直直的往她的身上钻去。亏得叶初阳的视力不错,她能认出那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

    蛊虫。

    “白九,你会喜欢这种感觉的。”梁彤如恶魔一样的嗓音就在她的耳边响起,然而下一秒叶初阳已经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把刀,一刀劈了下去。

    短短胖胖的一条蛊虫硬生生的被切成了两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