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黑袍人静静地站在原地回想起方才六长老说的话,不可否认很伤人。不过,终有一天六长老是可以承认他的存在的。

    *

    傍晚的时候,叶修白来了地牢。

    看到叶修白得那一刻,叶初阳差点喷笑出声。因为此刻的叶修白实在是太搞笑了。男人穿着最普通的衣服,顶着一张最普通的脸,脸上的表情尽管面无表情但是手里却拎着一个小篮子。

    如果叶初阳没看错的话,这个小篮子应该是姬兰的。

    那是平时姬兰采草药的时候用的。而如今里面装了很多吃的,甚至还装了好些个书。有那么一瞬间,叶初阳真的产生了一种她要在这里住一辈子的错觉。

    叶修白快步走到自家媳妇儿的面前,将篮子放在一侧之后便伸手抱住了叶初阳,将人一把提起搁在自己的腿上,他将人拥在怀中,先是低头在她的唇上流连肆虐了许久,这才低哑着嗓音问道,“还好吗?”

    叶初阳毫不迟疑的点点头,“很好。你知道的,我这个人什么环境都能适应。”

    这倒是真的。

    叶修白还没见过比叶初阳更加能适应新环境的小姑娘。当然,也许会有,只是他从来都没有注意过而已。

    叶修白甚至都能够想象得到,假设现在这个地牢内全是人,叶初阳也能够在这里混得风声水起。不过,叶初阳是叶初阳,他可没忘记叶初阳的肚子里还藏着一个小家伙呢。

    于是叶修白又问道,“宝宝呢?”

    说起宝宝,叶初阳的眼睛瞬间就亮了。她指着自己的肚子,忽然来了一句,“宝宝,踹两脚给你爹地看一眼!”

    话音落下,叶修白甚至还没反应过来,他就眼睁睁的看着叶初阳撩起衣服,露出圆润的小肚子,叶初阳将他的手附在自己的肚子上。

    叶修白明显感觉到自己手下传来一阵小小的动静。

    他抬起眸子看了一眼叶初阳,只见对方十分无辜的摆手,“说实话我也觉得很奇怪。但是我个人也觉得可以归结为孩子的父母实在是太优秀了,导致孩子还未出生就已经比其他普通的宝宝先站在了起跑线上。”

    叶初阳一本正经的说着瞎话,关键是叶修白听得还十分认真。

    叶初阳继续道,“小叔你不知道,我现在都生出了一种会五个月就生孩子的错觉。果然人与人之间的察觉还是很大的。”

    叶修白:“……”真是越听越觉得不对劲了。

    男人无奈的扶额,一把将叶初阳撩起的衣服拉下来,然后淡声道,“那就等五个月后见证一下奇迹。”

    他说着,将被遗忘在一边的小篮子里的东西拿了出来,先是一杯热牛奶,“先喝牛奶,等会儿就冷了。”

    叶初阳连忙点点头。

    喝完牛奶,吃过饭之后,叶初阳靠在男人的怀里看书。看得是叶修白带来的那些古籍,上面记载着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叶初阳看的兴起,丝毫没发现抱着自己的男人,神情有些凝重。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