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呵,他算什么狗屁教主。”六长老一声嗤笑,眼神愈发得冰冷起来,“不过只是一条利用他人血脉作假的狗而已。不过他会找你也确实令我惊讶。”

    六长老一边说着,一边往叶初阳的面前走去了几步。

    随着六长老的走近,叶初阳立刻便感觉到一股子气势已经狠狠的压向了自己。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依旧仰着脖子继续盯着六长老。

    六长老见到她这幅梗着脖子不怕死的样子,一时之间都是发出了笑声。只不过那笑声到底是什么意思,大概也只有六长老本人知道了。

    他神色中隐藏了几分显而易见的嘲讽以及很难发现的试探,“说起来,你是不是藏着什么秘密呢?白九。为什么你引起了这么多人的兴趣?或许你才是叶初的弟子?”

    “如果我是,你以为我敢这么嚣张?当然,你也可以说我是。”叶初阳也跟着嗤笑一声摆手。

    “呵,你是不是叶初的弟子我不知道,但是你给我的感觉像极了叶初那死丫头。如果不是确定叶初死了,我才不管你到底是谁,你已经死在了我手里。”

    六长老为人手段狠辣,假设叶初不是死了而是失踪,在他感觉到白九和叶初相似之时,白九已经被他解决掉了。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宁可错杀一千,也不会放过一人——

    这是对于六长老最好的形容。也是最完美的形容。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自作聪明,但如果我是叶初的弟子,我确实不会像你一样风头尽出,那么嚣张和高调,这太容易被发现了。”六长老淡声道,他微微弯腰低头看向她,“我想,或许你会知道叶初阳藏在哪里?”

    “我不知道。”叶初阳面无表情的否认,“如果知道我早将人告诉你了。而不是像个交际花一样在你们几人之间赔笑打转,你该知道我怀了孩子,我现在迫切的想要离开。”

    “或许你说得对。”六长老忽然一改之前的刻薄和冷嘲热讽,微微一笑如春风迎面而来。

    真是一个惯会做戏的人。

    叶初阳扯了扯嘴角想到。

    她冷眼看着六长老来的奇怪,又奇怪得消失。至于之前所说的来救她?仿佛不过只是一句玩笑话而已。

    事实上叶初阳能清楚地感觉到,今日六长老的出现,更像是试探。

    至于到底是在试探什么,叶初阳不知道。

    *

    地牢外,六长老站在地牢的一个角落内,而他的面前也多了一道人影。他面前的人同样身穿黑色的长袍,彻彻底底的将整个人和长相全部遮盖住,看上去完全不想让人发现身份。

    来人恭敬的对着六长老弯腰,嗓音沙哑:“主人,是她吗?”

    六长老淡淡的瞥了眼前之人一眼,忽的便笑了一声,“是不是她我不知道,不过她显然比你聪明很多。滚吧,找不到叶初阳在哪里,你就不用来见我了。”

    站在六长老面前的人闻言,低下头应了一声,等到抬头之时,面前的六长老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