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叶初阳当然知晓自家七爷爷的好意,大概作为疼爱孩子的家长,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这一点从项凌风对叶初的态度便足以证明一切。

    七长老看着依旧嬉皮笑脸的叶初阳,最终也没能再说什么,他清楚的知道叶初阳得性子,固执起来的时候,真的很固执。

    最终的最终,七长老只是交代了一些其他的事情,然后转身离开了。

    叶初阳坐在床边,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叹了一口气。

    尽管不愿意承认,但是他们真的已经彻底走上了穷途末路。她希望可以利用这一次的事件挖出点什么。自从昨天六长老来到地牢之后,叶初阳便清楚的知道他们的敌人不止血刃教。

    在叶初阳还是叶初的时候,她与六长老便不怎么亲近,其实六长老和二长老的性格还是十分相似的。但是两人给人的感觉却是完全不同的。

    二长老只是单纯的冷漠,不爱搭理别人。但是六长老却是阴冷。

    尤其是昨天的六长老,给人的感觉太难受了。

    她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唇,最终还是淡定的拿起了一本书继续看。

    夜晚缓缓降临。

    最近的玄门愈发的不太平,自从出了**蛊那事儿之后,即便夜色再好、月色再好,也不会有人出来欣赏,于是玄门又多了几分萧瑟。

    地牢在千年前便存在了,项凌风对于地牢并没有太大的兴趣,或者是一般不会出现可以生活在地牢内的人,毕竟玄门已经很掉了,是以没人将地牢当回事儿。

    许久都没有修建过的地牢十分空旷,墙头的烛火一闪一闪的、落下几道飘忽不定的影子,显得格外阴森和恐怖。

    叶初阳没让叶修白来陪她。

    她靠在床上,闭着眼睛,然而却竖起了耳朵。地牢的石门似乎被打开了——

    紧接着有鞋子踩在冷硬的地板上发出的沉闷小声的声响,来人似乎很小心,不过这并不能掩盖什么。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声音才渐渐地消失。

    叶初阳缓缓的睁开眼睛,她睡觉的时候面对着冰冷的墙壁,这会儿倒是给了她一个不错的机会。她听到身后许久不响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

    对方在开锁。

    事实上开锁这个听上去十分繁复的工作对于任何人都没有太大的难度。叶初阳又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七长老等人也不会真的把她给锁起来。

    所以,当那人触碰到这个令人意外的锁时,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嘴角顿时勾出了一个冷淡的弧度。

    果然。

    叶初阳依旧没动,但是她已经清楚的感觉到那人已经来到了她的身后。她扯了扯唇,忽然开口,“我以为你挺聪明的,没想到你还是来了。”

    声音中没有一丝睡意朦胧,清明得很。这会儿就算是傻子也能听得出来叶初阳压根就没睡着,她一直在等人。

    意识到的这一点的来人蓦地眯起了眼睛。

    叶初阳转过身,从床上下来。她站在对方面前,叶初阳面前的人穿着黑色的长袍,看样式和血刃教的教服差不多。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