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救她出去?

    听到这么一个回答的叶初阳有些不明所以。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她和六长老之间尽管是合作的关系,但是也没有能让六长老在乎到这种程度吧?

    何况——

    为什么要救她?是六长老知道了什么,还是这件事情本来就和他有关系?

    叶初阳的脑袋中快速的略过了很多想法,只不过她眯着眼睛保持了沉默,然后淡淡的看着眼前的六长老,“能给我一个理由吗?我想六长老应该还不至于这么热心的对待我。”

    六长老似乎早已猜到叶初阳会拒绝他的好意,他显得一点都不意外,甚至还十分的淡定。他只是道,“单纯的想救你出来不行么?我只是觉得,按照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似乎不太适合待在这里。”

    这后一句话落下,叶初阳的心脏咯噔一下。

    她差点变了脸色,若不是因为在外界还是个演员的时候磨炼了演技,这会儿她早该震惊到面色苍白了。

    仅仅只从六长老的这一句话,叶初阳便知道对方已经知道她怀孕的事情了。

    她舔了舔一下子变得有些干涩的嘴唇,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对方。六长老目光似乎有些不屑的看了她一眼,“你在玄门做的一切未免也太明显了。所有人都知道了你亲近老二和老七。可你不是老三的人么?”

    叶初阳保持微笑,“六长老你这话是不是说错了?我可不是三长老的人,早在那个时候,我不是就成了你的手下了么?何况,二长老和七长老那边也是你让我去亲近的。”

    说的倒是没错。

    伶牙利嘴的。

    六长老嗤笑了一声,随即又道,“但是你忠于谁,你自己的心里应该最清楚才对。”

    “您说得没错。”叶初阳点点头,“那么你想知道吗?”

    “不。我对于你忠于谁没有太大的兴趣,因为这不会对我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六长老一脸淡然的样子,“我只关心一点,时间过了这么久,你有没有找到叶初的那个弟子?听说是叫叶初阳?名字还真是相似。”

    从六长老的嘴里听到自己的名字,叶初阳的眼神不变,心中却多了两分思量。

    整个玄门大概只有七长老这边的人是一开始就知道叶初阳的存在的。这是葛中通主动交代的。至于其他的人——

    例如三长老和六长老,他们是绝对不可能知道的。

    两位长老不会去关注外面的事情,所以要么有人将‘叶初阳’这个名字代表的含义告诉了他们,要么就是他们自己通过什么渠道发现了?

    难道是叶幕城?

    可是据于中华前辈所说,叶幕城已经很久没有回到玄门了。

    想到这里,叶初阳的心里又是一团乱麻。她眨眨眼睛,“叶初阳?那是叶幕城的妹妹。”

    “你认得叶幕城?”六长老似乎对于这个名字从叶初阳的嘴里冒出来有点意外。

    叶初阳在这一刻又听过六长老的反应想到了什么,她垂下眼帘,低声道,“因为叶幕城找过我,他是血刃教的教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