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邓玉娴呵呵笑:“因为相公喜欢我啊,所以心甘情愿对我好。”

    “那你还好意思心安理得的让为夫伺候你?”赫连翌霄将腰带给邓玉娴系好之后,伸手捏了捏邓玉娴的鼻尖,嗤笑着说:“我瞧着你就是有恃无恐,才会对为夫吆五喝六。”

    邓玉娴哼笑着挑眉:“怎么?相公不愿意?”

    “当牛做马肝脑涂地。”赫连翌霄连忙表忠心。

    邓玉娴笑得眉目弯弯,伸出手臂勾起赫连翌霄的脖子,凑上去对着薄唇就是“啵”的一口下去:“乖,这是给相公的奖励,唯愿相公再接再厉。”

    “再来!”赫连翌霄眼神一暗,望着只亲一下就逃开的邓玉娴怒气冲冲的说:“方才没亲好。”

    “……”

    邓玉娴眨眨眼,望着面色可怖的赫连翌霄,身子往后拉远了一些距离,瘪嘴道:“相公,肚子饿了,先用膳吧!”

    “先亲为夫。”

    “别闹。”

    就赫连翌霄这样危险的眼神,若果真亲下去,一不小心擦枪走火,她还要不要用膳了?

    邓玉娴直翻白眼。

    赫连翌霄却利用手长优势,将作势逃开的邓玉娴拉住往怀中一带,嘴角浮起邪笑,眸光熠熠:“还跑吗?”

    “……”

    邓玉娴瞳孔猛地紧缩了一瞬,立马笑嘻嘻:“相公,你说笑了,我哪里能逃啊?我这不是……肚子饿,忙着去用膳吗?”

    “亲一个再去!”

    赫连翌霄话音刚落,手臂便已收紧,俯身就狠狠的含住了邓玉娴娇艳的红唇。

    过了许久,一吻结束,邓玉娴都有些腿软了,眼皮耷拉着,有气无力的说:“方才本就饿了,如今便是更饿了,相公且抱我去用膳吧!不想走路。”

    “好,乐意效劳。”

    赫连翌霄手伸手腿弯,将邓玉娴打横抱起,就往着桌边去。

    望着桌上摆满的美味佳肴,邓玉娴感叹小日子真的过得不要太好。

    又百无聊赖的过了好几日,段母突然进宫了,自打从北凌回来,邓玉娴就没见过段母,算起来二人也有大半年的时间没见过了。

    邓玉娴身为皇后,段母不来拜见她,她无事自然也不愿宣段母进宫,二人以前关系虽也融洽,后面倒也是生分了不少。

    翠欣凑在邓玉娴的耳边说:“娘娘,陌夫人在殿外等着了,说是进宫拜见您,您瞧着可要宣见?”

    邓玉娴这几日脑袋有些混沌,闻言挑眉望了翠欣两眼,打着呵欠摆手道:“自然是要见的,你且去将陌夫人请进殿来,本宫许久未曾见她了,也想瞧瞧她好不好。”

    到底两年的婆媳情意,邓玉娴也不是那等狼心狗肺之人,瞧着翠欣转身要走,邓玉娴又连忙说:“你且再去偏殿瞧瞧皇上赏赐下来的物件还有哪些,挑一点体面的送给陌夫人,也算是本宫的一片心意。”

    翠欣点头:“是,奴婢这便去瞧瞧。”

    翠欣出去没多久,段母便已经移步而来,她身上穿着华贵的衣服,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脸上带着疏离而又恭敬的笑容。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